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设为主页 加为收藏
自杀女医生的一封遗书——《一个医生的血泪书》
作者:佚名 来源:新京报   日期:2012-05-17 10:51
本文摘要:紧张的医患关系导致女医生张娟决然自杀,悲剧背后值得深思的是,医生为何成为医患关系中最直接的受害者?对于心理压力巨大的医生而言,如不及时排解他们的忧虑,又如何能够保证高质量的医疗服务?

    5月8日下午,南阳医专附属第二医院28岁的女医生张娟在家中服下了700粒毒性很大的强心药“地高辛”欲自杀。张娟服毒之后虽然及时被家人发现并快速送到医院抢救,但因其服用太多,毒性已经融入血液,至今处于深度昏迷状态。张娟的父亲张子富拿出女儿服毒前写好的遗书告诉记者:“女儿是不堪忍受患者家属的侮辱和高额索赔才自寻绝路的。”

 

    接受咨询引发医疗纠纷

    5月9日上午,记者在南阳医专第一附属医院采访时得知,张娟依然在该院心脏内科重症监护室抢救。张娟的父亲张子富在重症监护室门外等候。

    “女儿喝药的时间大概在5月8日下午3时左右。”张娟的父亲说,下午5点30分左右,张娟妈妈见张娟在卫生间呕吐得厉害,到卧室一看,发现7个写着“地高辛”的空药瓶子(每瓶100粒)。熟悉药物毒性的张娟妈妈一下子惊呆了,急忙拨打120急救电话,将张娟送医院抢救。

    张娟为什么要服毒自杀?张子富拿出了一封张娟写的遗书,向记者讲述张娟自杀的过程。

    张娟是南阳医专附属第二医院儿科的医生。5月8日中午,张娟下班回来,一进门就哭喊着:“他们讹我!诽谤我!侮辱我!我冤!”经过追问,张娟向父母讲述了事情经过:5月2日晚9点左右,她接到一位患儿家长打来的电话,说婴儿发热,体温为40摄氏度。经过询问得知,他们的儿子出生不到1个月,曾在该院住院治疗,住院期间张娟是主管大夫。

    张娟于是在电话中询问婴儿是否有其他异常症状,患儿家长说婴儿吃奶良好,无异常症状。考虑到家长称曾带着患儿坐公共汽车,包被可能比较严实,随即告诉家长可以口服点退热药,并叮嘱他们密切观察患儿情况,喝药半个小时后再给她打电话。可家属一夜没有打电话。

    第二天上午,患者家属将婴儿送到该院治疗,大约在9点30分,婴儿停止了呼吸。患者家属认为,患儿死亡是因为张娟没有让患儿及时到医院治疗,贻误了治疗。

    5月4日上午,患儿家属到张娟所在的科室大闹,追打并辱骂张娟,并提出索赔15万元。

 

    服毒前留下遗书为己辩白

    记者在标题为《一个医生的血泪书》的遗书上看到:“我心里实属冤屈,第一,当时患儿只是高热,如果物理降温,加上口服退烧药,半小时后体温逐渐下降,自可无大碍。第二,本人作为一名医生,在下班之后,给予患儿家属做咨询指导,他反倒把责任推到我身上。第三,患儿家属在患儿持续高热情况下,并未再通知我。考虑到本人一生还要继续从医,因为我热爱这门行业,可想到在我职业生涯中到底要面对多少这样的医闹,实在是心灰意冷,无法从事医疗行业。当一个人的一片真心,却得到病人家属的如此打击与对待,我真是伤心透了。难道只有我死了,才能证明我的冤屈?”

    南阳医专附属第二医院一位副院长告诉记者,得知张娟服毒自杀的消息后,医院院长和书记第一时间前去看望,全力进行抢救治疗。

    “对于张娟对患儿死亡有多大责任,科室领导在处理该医疗纠纷时是否存在过错,医院正在调查。”这位副院长说。记者曾试图联系患者家属,了解他们对此事的说法,但经多方努力,至发稿时仍未联系上。

 

    新京报评论:该给医生“减压”了

    5月8日,南阳医专附属第二医院28岁的女医生张娟留下一封遗书后,在家中服毒欲自杀,后被家人发现并送到医院抢救。5月10日,处于深度昏迷状态的张娟苏醒,但在找她麻烦的病人家属看来,这场“医疗纠纷”,无法因她自杀以“自证清白”的举动得以平息。

    张娟的“遗书”,充满了愤懑、绝望与无奈,给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前些年,笔者在一家都市类报纸做社会新闻时,多次看到过类似的医生写的“书”。最难忘的是一位从事二十多年医务工作的优秀儿科主任,因看到同事被“关系很硬”的患者困在值班室二十几个小时不能获救而崩溃,怀着伤感放下她曾引以为理想的医疗事业,改行去做别的事情。

    紧张的医患关系导致女医生张娟决然自杀,悲剧背后值得深思的是,医生为何成为医患关系中最直接的受害者?对于心理压力巨大的医生而言,如不及时排解他们的忧虑,又如何能够保证高质量的医疗服务?

    导致张娟自杀的这起事故,医院或许存在一定程度的疏漏,譬如是否对家属尽到足够的告知义务,导致家属在面对新生儿高烧时不能采取正确的就医措施,延误了救治时机。但就女医生张娟个人而言,在患儿出院、自己下班的情况下,她电话解答患儿家长提出的问题应该承担多大的责任?患儿家属到医院大闹给医院带来的困扰不能转嫁到张娟的身上。从遗书中可以获知,张娟因为“领导批评”和担心无休无止的医闹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这些压力未得到纾解的途径,最终导致她用极端方法来应对困扰。

    在医患纠纷中,医院应该承担起解决矛盾冲突的主体责任,而不是将医生个体推至冲突的最前沿。尤其是在责任认定尚不清晰的情况下,作为公共机构,医院应妥善处置纠纷,避免医生受到无辜伤害。

    此外,现在的医患矛盾让医生这个群体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医院应有针对性地对医院职工进行适当的心理疏导,消解不良情绪的影响。

(责任编辑:董明满)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E-mail:editor@media1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