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设为主页 加为收藏
一个韩国人不喜欢中国的十大理由
作者:金宰贤 来源:红网   日期:2012-05-23 11:09
本文摘要:乌龟网速、到底能吃什么、过马路难…寻找中国不能崛起的一百个理由还不如给中国提出一个建议。如果我不关心也不希望中国发展的话,我绝不会批评中国的任何事情。我之所以批评,是因为我希望中国变成更好的国家。


图说:资料图

    我写了一本书《中国,我能对你说不吗?》,书里描写了“一个韩国人眼中的中国”。我写这本书的目的是,想借此机会给中国朋友提供一个看待问题的新角度。这本书是这么开始的。 至今,我已经在中国生活九年了。随着时光的流逝,我对很多事情逐渐见怪不怪了,但是这十件事情仍然让我纠结。

    乌龟网速  近日北京大学一位教授称:“中国网速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韩国的九分之一,这就叫断送未来。”他还说,信息化是当今知识型经济的基础,而网速是其根本。我严重同意此观点,并且乌龟网速经常让我怀念韩国的网速。我粗略估算过,因为在中国生活,我在九年期间到底多付出了多少时间:乌龟网速迫使我每天多花了最起码半个小时,九年累计起来,这个时间竟然达到1642小时,比德国人年均工作时间1419小时还多。换句话说,身处中国的九年让我多花的时间几乎等于德国人的一年工作时间!

    众所周知,在一般情况下,上国外的网站比国内网站慢得多。不过让我哭笑不得的是,在韩国上中国网站的时候,我却发现其速度比在中国上网的时候快多了。这足以证明中国网速有较大提速的空间。

    到底能吃什么?  由于一人独自生活在异国他乡,吃饭问题一直是我十分关注的问题。我一般在外边解决吃饭问题。此前让我担心的是,他们到底会用多少味精以及食盐。随着在中国生活时间的增加,我担心的问题也越来越多了。在2008年9月爆出的“三聚氰胺”事件彻底毁灭了我对中国食品业的信赖。那时我明白了,在中国,对一些人而言,常识是行不通的。

    2008年前,中国品牌奶粉的市场占有率是百分之六十,而2011年洋品牌的市场占有率很可能超过百分之五十。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奶粉市场都被洋奶粉蚕食了,而这个产品并不需要什么高端科技,这颇有讽刺意义。

    最近地沟油成为热门话题。虽然我仍然认为大多数餐厅不会用地沟油,但最近还是开始惦记此问题。其实食品安全问题不仅反映出行业缺乏监管,而且也反映出中国整个社会面临的一个结构性的难题。

    过马路为何这么难?  我在中国的最大心愿就是不遭遇交通事故。每当过马路的时候,我感到中国是与韩国完全不同的世界。1998年底,我首次来北京,当时对陌生的中国交通环境很不适应。我以为这样的情况在十年后会改变,但可惜的是,似乎没有改变的迹象。令人更加担心的是,很多开车的人没把行人放在他们眼里。我很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样,不开车的时候他们也是行人,即使他们开车的时候,他们的家里人也会在步行。即使行人不遵守交通规则不对,但考虑到和汽车相比,他们是弱者,开车的人应该更加积极地保护行人。

    我最近觉得电瓶车比汽车更具有交通事故的隐患。我时常发现他们根本不看交通信号,前方没车就骑过去,逆行也是家常便饭,更不用说没把行人当回事。我想,中国的马路是当今中国社会的缩影,即没有规则或对规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顾眼前的、自己的利益,不顾长期的、共同的利益。

    为什么在影院不能看《肉蒲团》?  3D《肉蒲团》在韩国开始上映几个月后,我才能在中国通过买盗版DVD观看了《肉蒲团》。老实说,我也好奇到底3D版的《肉蒲团》究竟是怎样的。在我看来,中国之所以不能上映《肉蒲团》,是因为至今还没实行电影分级制。老少皆宜是一种美德,但我们必须承认有些内容还是不适合所有人去观看的。

    此前我去影院观看《色·戒》的时候,不知道这部电影已经被编辑成了老少皆宜的电影。后来在网络上我还看到了由初中学生写的一篇题为“终于看完《色·戒》”的文章。这是什么情况?中国为什么不实行电影分级制呢?

    2010年广电总局副局长赵实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目前还不适宜推进电影分级制。”他还说,相关部门对国外电影分级制进行了广泛的考察,并得出了“在实践中还没有看到非常成功的经验”的结论。我真的不敢苟同,并且难以想象没有电影分级制的韩国电影到底会是怎样的。

(责任编辑:董明满)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E-mail:editor@media1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