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设为主页 加为收藏
中国肺炎球菌疾病抗生素耐药全球第一
作者:佚名 来源:39健康网   日期:2012-04-25 10:00
本文摘要:绝大部分国家已经把肺炎球菌疾病预防纳入了国家计划免疫疾病,都是由国家来负担的,但是在发展中国家这样的国家比较少,中国也尚未将肺炎球菌疾病纳入计划免疫疾病当中,中国还是属于二类疫苗。


 

    数据显示,在亚太地区,每分钟就有约1名儿童死于肺炎球菌肺炎;北京儿童医院资料则显示肺炎球菌性肺炎约占肺炎患儿死因的一半左右。然而肺炎球菌性肺炎的危害却未得到中国公众的广泛认识。

    据中华预防医学会今年3月的一项调查显示,选取来自九个城市的1100名婴幼儿父母作为样本,其中60%不知道肺炎球菌是儿童肺炎的主要致病菌,70%不知道肺炎球菌会导致儿童严重感染,如败血症等;接近84%的父母不知道预防接种是预防肺炎球菌的最好方法。

    除掉公众认知度差以外,政府在肺炎球菌疾病的计划免疫方面也比其他国家落后。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曾光教授介绍,在肺炎球菌疾病的预防方面,发展中国家比发达国家落后很多。

    “按说发展中国家肺炎球菌疾病发病率更大,得了以后治疗条件差,所以死亡率更高,在我们发展中国家应该更早接种疫苗才对,但是实际情况恰恰相反。”曾光教授坦言,绝大部分国家已经把肺炎球菌疾病预防纳入了国家计划免疫疾病,都是由国家来负担的,但是在发展中国家这样的国家比较少,中国也尚未将肺炎球菌疾病纳入计划免疫疾病当中,中国还是属于二类疫苗。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儿童与青少年保健科主任医师盛晓阳教授则向记者透露,即便她作为一个儿童保健医生,在临床上并无权利接种疫苗。事实上,“接种疫苗是儿童保健非常重要的内容,但对于儿童保健医生来说是没有接种资格的,这也是我们很困惑的问题。”盛晓阳如是说。

    曾光教授坦言,这是观念的问题。

    “我们过去没有把它当成一种传染病,仅仅把它当成一种感染性疾病,因为所有传染病也都是感染性疾病,本质是相同的,只是从意义上来说,不知道谁感染了他,但是从疾病负担角度讲它的影响更大,这个认识问题是其中一个问题,所以家长也应该提高这方面的认识。”他透露,在浙江、深圳等地已经将二类疫苗纳入医保,一定条件下可以报销了。

    但他也表示这只是权宜之计,国家应该获取更廉价的疫苗,采取更积极的预防接种政策,将这两者结合起来,才能较好的解决这个问题。

    而据首都医科大学杨永弘教授透露,我国肺炎球菌疾病和国外的差异,除了治疗方面的差异,还有一个很大的差异,就是我们国家儿科医生对疫苗(接种)的重视程度。

    “这是很奇怪的事情,在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对疫苗重视不够,只有我国的预防医学会和临床医学是脱节的,我们的疫苗全部都是预防医学在管,而临床医学知之甚少,而且不去关注它。”

    另外杨永弘教授还向记者展示了一组数据,在80年代的时候,儿童所用的抗生素是很少的,有些是不能用,尤其是小婴儿。

    青霉素类在80年代大概2%、1%,到90年代就到了20、30%,到前几年几乎达到了70、80%,按照原来的判断标准。

    头孢类也是一样,80年代也是很低,到了前几年也是到达了50、60%,最严重的是大环内酯类药物,红霉素、阿奇霉素等,这类抗生素的耐药,中国是世界第一,不仅耐药的程度高,几乎100%或者就是100%,而且耐药的水平高,再大的药物下去都没有效。

    他表示,目前我国的肺炎球菌疾病的耐药性非常高,这与我国的抗生素滥用是有关的。而由此带来的就是疾病的治疗困难,并且容易引起治疗失败。

    曾光教授表示,对于肺炎球菌疾病的治疗,预防比治疗更为重要。他也呼吁全国儿科医生能够树立预防的观念,“如果儿科医生重视了,这个局面就会得到很大的改善。”曾光说道。

(责任编辑:董明满)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E-mail:editor@media12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