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设为主页 加为收藏
最美女教师:莫让“最美”成为绑架舆论的绳索
作者:杨公振 来源:观点中国   日期:2012-05-17 14:58
本文摘要:在把握庄严的距离时,媒体需要时刻提醒自己的社会责任,要承担对普通生命的关注、尊重和维护,而不是以关怀、正义的名义居高临下地教育大众。我们需要谨记的是,“最美”值得歌颂,但万万不可用“绑”样来成就榜样。

    前几日,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正当佳木斯市第十九中学一群学生准备过马路时,一辆客车突然失控冲了过来,与前方停在路边的另一辆客车追尾相撞,被撞客车猛力冲向正要过马路的学生。危险瞬间,本可以躲开逃生的女教师张丽莉,奋不顾身去救学生,自己被卷入车轮下,双腿粉碎性骨折,高位截肢。目前,张丽莉病情不断在恶化,仍旧躺在重症监护室内,神智尚未完全清醒。


专家为“最美女教师”张丽莉紧急会诊

    张丽莉老师时刻将学生视为亲人,舍己救人的伟大之举值得我们赞美,她更是为我们日渐冰冷的社会注入了一剂“强心剂”。“最美女教师”的称号,张丽莉老师受之无愧。在我们为她祈福、盼望她早日康健的同时,教师责任范围、媒体舆论引导的问题也逐渐浮出水面。

    教师的职责是教书诲人,其工作是否尽职尽责,完全可以通过对学生的教学效果得到体现。张丽莉老师在舍己救人之前,已经是一位好老师,她的崇高之处在于,她超出了一位教师的本职工作,并且以自己的行为说明了人性何以崇高。这不是来自一纸制度的约束,而是来自她内心的声音。

    然而,在媒体、网友们为张丽莉老师诚挚祝福的时候,一种“老师就该这个样”的声音显得尤为刺耳。这意味着老师不顾个人安危去救人,成为了一种理所当然的付出,成为了一种老师应尽的责任。当这种责任是以当事人的身体健康、甚至是生命为代价时,我们必须要停下来画个问号了。谁有这种凌驾于生命的权利,去要求他人付出一切呢?

    在古罗马时期就提出了《论自由意志》的奥古斯丁曾深刻阐述,个人的基本权利是人身自由权,因为我们是独立的个体,所以我们有自由选择的权利,按照自己意愿生活的权利,只要我们尊重他人的这一权利,我们就是自己的所有者或支配者。

    在法治逐步成熟的今天,人民的基本权利愈发受到重视,这种重视不仅是自上而下的,也同样是横向可观的。在近期广州省委书记汪洋的一次讲话中,他提出追求幸福,是人民的权利;造福人民,是党和政府的责任。所以,必须破除人民幸福是党和政府恩赐的错误认识。这种观念的进步正是把人民作为了社会主体,摒弃了以往“自上而下”的幸福模式。同样,在人与人的日常交往中,我们遵循法律法规、追求普世价值,这都是以相互尊重彼此的权利为基础的。只有人民权利如此的横向铺开,我们的幸福才能得以保障。

    试想一下,如果自己最基本的生存权被握在他人手中时,“就该这个样”是否还会这么轻易的说出口。这种要求,涉及到了个人内心对于公正和道德的选择题。

    有题如下:在一条公路上有几个玩耍的孩子,这时有一辆疾驰的巴士开来,你前面有一位壮汉,如果你将他推到路上,他会被巴士撞到而死亡,从而解救那几个孩子,否则,孩子们的性命将呜呼不再。

    这样的道德选择题往往让人无法抉择。我们无法判别一个人的性命和几个人的性命孰轻孰重,正如同正无穷之间的相加依旧是无穷大一样。

    如果说一个假设情况不值得我们这般绞尽脑汁的话,十九世纪英国的“玛格丽特号事件”却是一个实实在在放在世人面前的思考题。简而言之,玛格丽特号船员在海上遇难,漂流数日无法获救,其中一人因病奄奄一息。为了其余人的性命,船长不得不决定牺牲这个没有家庭的孤儿来为船员提供“食物”。当玛格丽特号获救后,船长杜特勒等人受到了谋杀罪的起诉并接受了审判。但是当时英国的舆论是完全偏向于“人吃人”无罪的,在如下的辩护词中,公正应该如何判断,又被提上了新的高度。

    “在生存环境的逼迫下,为了让大多数人活下来,有人必需做出牺牲。”牺牲没有家庭的孤儿,获得的总体利益,累积起来是最高的。因而,这种决定是正确的。”英国法理学家杰里米•边沁的功利最大化原则在这段辩词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然而在现实中不会总有在道德与公正边缘徘徊的“玛格丽特号”,也不会总有张丽莉如此“最美”的老师出现,我们当然不希望一语成谶,但是不能不思考,当意外发生时,除了肇事者,在无辜的人群当中,究竟谁需要对自己的无动于衷负责。

    现在诸多学校在学生安全的责任界限上和家长泾渭分明,一旦出了校门,学生发生的一切意外,学校不承担任何责任。从法律制度上,这种规定并无不妥。责任划分明确固然在意外发生时有助于判别和问责,但是真当事故发生时,老师却被推上了道德的“制高点”。在08年汶川地震时,“范跑跑事件”在全国范围内产生了热议。范美忠也一时间成了舆论讨伐的对象,诸多专家学者甚至用“禽兽”来给他冠名。

    这两起事件的鲜明对比,无疑使得我们看到了张丽莉更加灿烂的光辉,但要小心的是,张丽莉的“最美”绝对不能成为绑架“范跑跑”们的舆论绳索。媒体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它拿捏着社会的心态形状,而这股拿捏的力量——叫做“舆论”。在把握庄严的距离时,媒体需要时刻提醒自己的社会责任,要承担对普通生命的关注、尊重和维护,而不是以关怀、正义的名义居高临下地教育大众。

    我们需要谨记的是,“最美”值得歌颂,但万万不可用“绑”样来成就榜样。

(责任编辑:董明满)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E-mail:editor@media120.com